简乐

我还活着,真的

(王七脸被窝手残糊了点黑…悲伤逆流成河…)
超喜欢这两人啊啊啊!!运气F和乌云免疫体【?】

“今晚月色真美”
「今夜は月が绮丽ですね」

中秋快乐米娜桑(•̀ω•́)✨!!

第一张只想试试别的画风真的画不出来了)

这种助手,不要也罢。
                ——(绝望中的)范海辛
emm...加了一个大活人这么多的外设真的抱歉...大概是关于范海辛和魔术师初遇的脑洞【纯属瞎掰】
原来计划还有的鱼鳍不争气画不动了(咸鱼瘫),下...下次吧

冷血病【下】
p1百度资料其余是文
lof一直说有敏感词汇发不出去,只能截屏了,看官姥爷们我冤枉啊哪个是敏感词汇教教我吧求你们了_(:_」∠)_

[舍友设定]

隔日学生会武会长便收到了来自亚瑟同学的更换宿舍申请信_(:_」∠)_

(套袜子那个梗是网上看的原来是说洗内裤然后觉得哪里不对就洗衬衫好了【滑稽】

冷血病【中】

依旧是病情介绍打头阵_(:_」∠)_——冷血病就是血液温度低,怕冷喜欢热。若长期在低温情况下,可能会导致眩晕等症状。(来源百度)

/
长安城里都相传着一位铁面无私的治安官,不过狄仁杰也知道,这不过是一些人口中“冷酷无情”的代名词罢了。他现在觉得自己倒是遭了报应

冷血,在千古怪谈中都意味着没有感情。老御医的话始终回荡在耳边
“这病史无前例,比起良性,可能性更大的是......”

不治之症。

他不信邪,但也不期望“奇迹”这种不靠谱的东西。人生循规蹈矩,柳暗花明后的光景又有几何?只是自己若离开了,这长安......他突然略有羡慕那个人,那个无牵无挂,浪迹天涯的剑仙

椅边的炉子烧得正旺,温暖流过皮肤,却在体中转瞬即逝。望着桌前成堆未批的文案,常年紧绷的神经忍不住松懈,狄仁杰难得褪下了向来严于律己的心态,熄了烛换上单衣便钻进被窝阖上眼眸

翻来覆去辗转反侧,每次快要入眠时一阵寒意就霎时涌上,折磨得他这两天都没睡过好觉。他望着窗外一片银装素裹皱了皱眉,这病若不好,别说影响工作,怕是往后一到冬天都得寝不安席

比起冷死,自己还是选择被某货烦死,至少传出去不至于太过凄悲。狄仁杰对自己突然产生的这个想法很是不解

意识朦胧中耳边突然响起脚步声,房门已经锁好,那会从另外那边进来的只会是...
“呦,大人今天入寝这么早?亏在下还带了好东西”

说曹操曹操就到。

狄仁杰迅速翻身,没了围巾也不忘用被单稍作遮掩。看着被踩得染上泥印的窗框,心中怒火油然而生
“怎么,难道堂堂剑仙还在长安寻不得容身之处非上狄某这儿......”

“刚见你屋门不挡寒,诺,暖身的酒”李白好像没有听见一般,露出招牌微笑的同时晃了晃手中的酒葫芦

[无事献殷勤。]  狄仁杰脑中浮现了这么一句话,但是“暖”现在对他的诱惑太大。他犹豫了几秒,还是小心翼翼地接过葫芦饮了几口,一股辛辣感瞬间在喉咙中蔓延开来,随之而来的是卷上头脑的醉意

这酒后劲可大。暖身不足,醉人有余。狄仁杰觉得意识愈发恍惚,眼前叠影重重,不由得皱起眉头咬了咬牙。刚想伸手扶额稍作歇息,却突然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钳住手腕。他惊愕地回头,只见那玉树临风的俊色离自己只有分毫之隔,惶恐之时连遮掩也忘得一干二净。直到那人的指尖划过自己上下滚动的喉结,停留在唇瓣轻轻摩挲才反应过来。欲言先发制人,谁知李白并没有给他这个逞口舌之快的机会,倒是先开了口,酒香扑打在狄仁杰的鼻尖又泛起了一阵瘙痒

“此酒远近闻名的可不只烈性,一壶饮尽好似烈火焚身,小酌也自然不必多言。不仅是斗酒首选,更是畏冷之人的救命稻草...”

习惯于饮酒甚寡狄仁杰此时正迎酒劲上头,平日再冷静的大脑也自是招架不住。听着李白的一大串话越来越蒙,常年和恶商小贩斗智斗勇的脑袋觉得李白说的怎么越像在搞什么假酒传销组织......

言者顿了顿,说出最后一句话,只见狄仁杰身体一僵——

“可大人这...为何还是如此冰冷?”

李白:怀英情商太低怎么办?在线等,急。

冷血病【上】

冷血病就是血液温度低,怕冷喜欢热,若长期在低温情况下,可能会导致眩晕等症状。(来源百度)

/
凛冬飞雪早已染白了长安,今天的治安官也是爱岗敬业地早早起了床准备工作

狄仁杰望着窗玻璃上的折影呆了会,带上了厚实的围巾包裹住大半边脸,接过一脸担忧的元芳递来的明烛便挥了挥手让他去忙自己的事。扑朔的火苗在寒冷的空气中散发着微弱的温暖,却已经足以让他贪恋

门嘭地一声被某个不速之客放肆地推开,刺骨的寒风不由分说地灌了进来,狄仁杰执笔的手恍然一抖,毛笔清脆的落地声也瞬间被风声吞没

来者则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虽然披着纯白的绒衣,但那放荡不羁的气魄还是与背后静心的雪景格格不入,更像极了呼啸的北风,寻不得来处也觅不得去向

[倒是他,无暇得与飞雪有得一比]

李白看着眼前的人弯了弯眼角暗自想到

“大人今日也是如此认真呢”李白倚上了门框仿佛是在赖着不走“不知能否陪李某小酌几......”“剑仙请回吧,在下公务在身不便懈怠”

狄仁杰没像以前一样因为对方的粗鲁动作而生气,少了一份傲气的面庞显得更加冰冷且毫无生机,用平静得让人害怕的声音打直接断了李白的话

“怀英...可是那个......”

“请回吧,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金色的眸子直到那雪白的身影消失在了狄府高墙后的一片茫茫中才流露出缓和,骨节分明的手指剥下了围巾,窗影中是自己惨白的面孔和毫无血色的双唇。两掌相覆,不过是穿心的冰冷

阖了阖双眸,眼前便朦上了一层水雾

这样的自己,怎么想给你看见?



狄.啰嗦成你妈

今天的作业任务终于完成了_(:_」∠)短时间摸个鱼

叫神灯梗来着??

迷之脑洞(´Д`)。

狄仁杰在下路草丛里捡了一只神灯(划掉)圣杯,刚碰到杯柄一只buff就冒了出来(???)

“人类,我可以实现你一个愿望”

压下心中的万种吐槽,狄仁杰深思熟虑了一会,缓缓开口道“我希望大唐可以永远和平”

“额...这个愿望有点困难。可否换一个?”

“那我希望自己的红条可以再长一点”

最怕空气突然沉寂。

“我们还是谈谈第一个愿望吧...”

在一边的李白偷偷目睹了狄仁杰从捡圣杯到摔圣杯的全过程后,继着他前脚刚走,一个将进酒闪进草丛,迫不及待地拾起圣杯拍了拍灰

“人类,我可以实现你一个愿望”满头插着三色令牌的buff又冒了出来

“我希望心悦的怀英也能心悦自己!”

“额...改变人的思想有点困难...可否换一个?”

“哦,那好吧。
那我希望刚从草丛出去的那人红条可以长一点。”

又是一阵死一般的寂静

“你说心悦的人...叫什么...怀英来着是吧?”

李.计划通.一脸得逞.白